梦奈_SetsueiChi

wb@梦奈_Ariasmine
墙头众多,没有手速,想到哪个写哪个。吃得比较杂,产的都很洁
DRRR/YOI/TERA/LOTR&TH/Free/CCS/战勇/家教/全职/Seer

【YOI/维勇】《秘而不宣》/01-02

现代职场AU,亚洲地区负责人维×日本子公司设计总监勇,有没什么存在感的身高操作

521了,被 @苒栖 撺掇来开个小坑,努力尝试周更_(:зゝ∠)_

 



01.


4月10日,东京。


这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而不刺眼,不时有微风送来樱花浅淡的香气。


胜生勇利走进Polaria的写字楼时,阳光在他身侧的玻璃门上划过一抹流光。


服务台后身着正装的年轻女性抬起头,看清来人后脸上职业性的笑容变得轻快:“胜生总监,早上好。”


“早上好,佐藤小姐。”


从Polaria大门到总监办公室的这一段路上,勇利一般会碰到七八个熟悉的同事;对方会先开口向勇利道早安,而勇利回以微笑,若是顺路则会随意聊上两句——比如他刚刚夸赞了人事部门村上小姐新买的口红,浅橘色让这位肤色白皙的小姑娘看起来朝气蓬勃。


“胜生总监这么说的话我就放心啦,毕竟是从来没有用过的颜色……啊对了,按照定好的行程,新任负责人今天中午之前就会到了,听说是个很严格的人,直接跑来公司开会也不是没有可能喔。”


“那我真的是要严阵以待啦——回见。”


但那位负责人大人是不会允许自己在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之后穿着皱巴巴的衣服直接跑来公司的。


——勇利在挥别村上小姐的时候这样想。


 


就算笃定了天降的上司不会在午休之前到来、甚至很有可能第二天才会来公司,勇利一上午的效率还是低得吓人。


离午休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桌上的东西仍然是九点钟时拿出来的那些;只是整理一个新合约的客户要求而已,面前的A4纸上只稀疏地写了四分之一,还没处理完笔记本上第一页的内容。他觉得有点烦躁,想到用发胶仔细梳理好的发型,举到一半打算揉乱头发以减压的手又放了下来。


领带打得有点紧,他瞥了一眼脖子上让自己有点喘不过来气的东西。


光滑的红棕色缎料,精致大气的花纹,整条领带的弧度平整而服帖。


这条领带很配胜生勇利——他从买下它的时候就很清楚这一点。


也是从买下它的时候,他就觉得这条领带的颜色一点都不好看。


电脑上公司内部通讯的图标闪烁了两下,勇利点开之后发现是人事部发来的通知。


“尼基福洛夫先生要求先来公司了解一下情况,请各位做好开会准备。”


发信人的字体依照个人的喜好设置成了棕色,足够沉稳又不显得死板。


——就是一点都不好看。


 


Polaria建筑公司东京分部的设计总监胜生勇利,是整个分部以及邻近几家公司中最受欢迎的男性。


平心而论,胜生总监个头不算高,一米八出头,没能打破亚洲人的基因限制,但剪裁合身的西服和良好的仪态让他看起来挺拔而有气势;他也没有一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也许比不上设计部新来的那个韩式花美男或者隔壁公司的英俊老外,但他一丝不苟的背头和银色细框眼镜彰显着顶尖设计师优雅沉稳的气质,加之温润有礼的作风,形成了独特而富有吸引力的气场、一种名为“胜生勇利”的魅力。


更何况,从当初怀抱着肯特州立大学学历到Polaria本部求职的小设计师至今,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手腕,稳坐在这个全球都排的上号的位置上。


胜生总监无疑是公司一众淹没在甲方千奇百怪的要求下的设计师中最成功的那一位——英俊优雅,温润可亲;不仅才华横溢事业有成,而且和伴侣感情稳定家庭美满。


当然,最后一条也让公司里许多未婚女性扼腕叹息;每每有女性职员怀着隐秘的心思想在胜生总监面前刷个脸书,都会半路被胜生总监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闪得瞎着眼回来。


除了婚戒,还有每天的爱心便当——秘书小姐曾确认过,便当里的菜品不仅卖相出众而且兼具美味与营养——以及胜生总监谈及伴侣时捎带点羞涩的甜蜜语气。


那是在前年的年末聚餐上,换上休闲装的胜生总监显得更加平易近人,这让平时就与他关系好的几个设计师借着热闹的气氛问起了“总监夫人”其人。


一时间绝大多数视线都聚集到了一个方向,而被万众瞩目的那个人微不可查地呆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呃,我的爱人呀,是个很厉害、很完美的人呢。”


“也是学设计的吗?”“哎呀你们这些设计狗怎么就知道问这个——胜生,夫人一定是个大美人吧?有照片吗?”“哇你好肤浅哦!我觉得总监的妻子一定是大和抚子型的,对不对呀总监?”


勇利脸上挂着微笑,好脾气地逐一解答:“不是学设计的啦,我爱人是学管理的——对啊,他负责管我和我们家;至于外貌,满分十分的话我爱人可以拿十二分,我没有夸大啊、不行照片就不给你们看了;性格不是大和抚子的那种耶,我爱人蛮强势的,还有点任性,不过我觉得这种无伤大雅的小脾气也挺好的,毕竟家庭需要两个人一起努力维系嘛……”


于是这个话题在一片“虐狗哇”的惨叫中结束了。


收拾好资料走向会议室的时候,勇利又想起了自己没整理完的那份材料。


他知道,自己每日处于姑娘们话题中心的日子就要过去了。


 

  

02.


一下飞机就直奔公司从来都不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作风。这个一向以优雅从容要求自己的英俊男人绝不容许自己给他人留下一点忙碌而凌乱的印象。哪怕头等舱宽大舒适的座椅没有把他昂贵的大衣弄出一丝褶皱,他也会选择先去住所打理好自己的外表、甚至是调好时差后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以他极高水平的审美和自身无时无刻不完美的形象闻名设计圈,哪怕他并非设计师、而仅仅是Polaria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


不过这次他显然破例了。用流利的日语告诉公司派来接他的司机直接去公司,维克托清楚自己已经等不及要看到那个人了。


司机告诉他就快要到公司了的时候,他借手机屏幕用最后一点时间完成了生平最仓促的仪表整理。


然后下车,挂着一贯和气却疏离的笑容和接待人员握手,跟在他们后面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并拜托他们通知要开会的事宜。


待确认办公室一切无误并送走接待人员后,维克托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东京的街道,低头亲吻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休息室再整理一下仪表。车上的那几分钟还是远远不足的。


 


勇利决定去泡一杯咖啡。刚才那场回忆对他来说有些过于耗费精力了。


主要还是因为猝不及防——天知道维克托怎么一反常态地一下飞机就直奔公司,还马不停蹄地要开会了解公司情况……他是来接任地区负责人的,一年之内都不会调动,又不是来出个三天解决所有事情的短差!


出于让自己暂时脱离工作散散心的目的,勇利谢绝了秘书的代劳,捧着马克杯走到茶水间。


“……是俄罗斯人啦,名副其实的高富帅耶!”


“不要说了,我好后悔没有和你一起去送资料……我现在正在用斯拉夫人三十岁之后会迅速衰老这件事催眠自己。”


“哎呀你也太坏啦——听说这位负责人已经过了三十岁啦,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呢,保养得超好!”


“天呐,我觉得我以后得做办公室里最勤奋的人了!送到负责人办公室的文件我包了!”


“给我留一半啦……”


勇利哭笑不得地走进茶水间,给了突然噤声的两位女职员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我不是有意的,而且——”他打趣道,“送到我办公室的文件不会就这样没人负责了吧?”


两个小姑娘和勇利都挺熟的,听到这话连连摆手表示她们是不会抛弃胜生总监的。


“不过尼基福洛夫先生真的是很有魅力呢。”勇利感慨道,“我一路走过来,你们已经是第五组还不是第六组在讨论他的人了——明明之前大多数都是在讨论我的。”


“那是因为胜生总监您已经被我们八卦得差不多啦。”两人被他故作失落的模样逗笑了,“而且您和恋人感情那么好,八卦您的同时我们这群单身人士还要被虐狗,尼基布,呃,负责人先生的话yy起来比较无压力啦。”


“是‘尼基福洛夫’。”勇利放慢语速念了一遍那个长而拗口的姓氏,“不过他应该也是已婚人士吧,你们没有看到戒指吗?”


“唉?但他的戒指是戴在右手的呀?”


“俄罗斯的婚戒就戴在右手无名指哦。”总监大人捧着马克杯笑眯眯地补刀,“我先回去了,你们小心别被部长抓到哦。”


身后传来拖长了尾音无精打采的一声“哦——”,见证着两颗破碎的少女心。




-TBC-

评论(7)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