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奈_SetsueiChi

wb@梦奈_Ariasmine
墙头众多,没有手速,想到哪个写哪个。吃得比较杂,产的都很洁
DRRR/YOI/TERA/LOTR&TH/Free/CCS/战勇/家教/全职/Seer

【TERA同人】《雪光》Chapter 26

网游TERA背景同人文,原创主角,第一人称,私设如山。

并不是网游文。

目录及正文tag为【tera】【雪光】

【预警】

本篇主cp为百合向。

私设TERA世界为性别性向高度平等的社会。

这一章发之前我先修了一遍……所以字数飙到了2900+,行文也和之前不太一样。

但之后有多少字又都是什么质量我也不敢保证[.

目录


Chapter 26


“唉——萨帕你别这样啊!我,我也是不想你乍一见到泰鲁卡西亚被吓个好歹的……”


我没理她,闷头往前走。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我不是一样被吓了个好歹吗?


说实话——尽管这事情着实羞于启齿,但我不得不承认——邪教徒神殿里与泰鲁卡西亚那一战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那并非是我第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刚入伍的时候,我也曾经不知天高地厚地独闯德法秘密基地,一路横冲直撞,如非敌人攻势强硬,我宁可不闪不避、以受伤流血换取迅捷的攻势。按联盟宣传时的说法,我以雷霆之势一锅端了敌人老巢,浴血冲杀好不快意……但实际上,因为一味追求进攻,我在前期付出了太多不必要的消耗,横扫基地西侧杂兵之后面对泥人怪又自负大意,虽然以对“与男神并肩作战”的憧憬和一腔热血为支撑,勉力击杀了那个大块头,却伤势不轻、体力不支,险些当场晕倒,只得在原地好好休整一阵;再探基地东侧、与德法祭司及凶兽交手时,我不得不冷静谨慎,多花几分心思闪避、见缝插针地进攻,才得以一瘸一拐地走出、而非被救援队抬出基地——但事后我仍然被压着在病床上养了好几天,医务员和守备队长轮番责怪我太冲动、连个治疗者搭档都不带就闯进了敌人老巢,念叨得我耳朵都要长茧子,心里倒也种下了一颗种子。


那时候我美滋滋地想着,要是有个治疗者做搭档,随时往我身上丢治愈术,那我不就照样能一门心思往前冲、不用费事闪避了嘛!结果老天给是给了我一个治疗者作伴,却是洛伊奈尔这个自保都成问题的半吊子。我不仅体会不了肆意拼杀的爽快,反而要处处顾及她的安危,唯一的好处是练出了一套利索的身法,避开敌人大半攻击之余也不耽误自己的攻势,一路取巧着打下来也觉得有些意思。


——可就在这时候,我对上了泰鲁卡西亚。它的钢铁之躯坚硬无比,触手扭曲着耀武扬威,利爪泛起寒光,直直向我扑来。它太快,我本来灵活的身体在它面前显得沉重而僵硬,只有狼狈躲闪的份。而一次避之不及便会让我更加捉襟见肘,如此泥足深陷,挣扎不脱。


泰鲁卡西亚让我感觉到了死亡——哪怕奋力反抗,也只能无力地看着它降临的死亡。


真正的战士不应该囿于过去的阴霾,我深知这一点。我的沉默并不完全是生洛伊奈尔的气,更是因为发觉了这份对泰鲁卡西亚的恐惧而格外地厌弃自己。


终于,在我的无言和洛伊奈尔的喋喋不休中,驻扎在海岸西边尽头的临时观测营地映入眼帘。


“萨帕。”


洛伊奈尔突然往前一步,神色凝重地拦下了我。


“恐惧并不可耻。有所畏,才能有所为。”她盯着我的眼睛这样说道,“但是下一次再遇见泰鲁卡西亚——或者是别的什么——的时候,我希望,你的畏惧已经成为了你奋斗的方向。”


 


在帮助营地内的学者拿到了海岸上不死怪的血液、并因此得到了西风女神所说的“另一半钥匙”之后,我和洛伊奈尔向大漩涡的方向走去。


“唔,我得问一下——以你的实力,能杀死黑暗火神吗?”在我们离开之前,那位学者这样问我。


我不过迟疑了片刻,结果就挨了洛伊奈尔一肘,正顶在我肋骨下缘,没有伤到,但疼得不轻。


“嘶——没什么问题。”我立刻答道。


其实……我很清楚,以我的能力,打败黑暗火神不成问题;但我不知道,那个能让我听到名字就被吓一跳的心理阴影,究竟会影响我到什么程度。


“你不打算去东北边先杀几只泰鲁卡西亚练手吧?”走到大漩涡跟前时洛伊奈尔这样问道,语气强硬,“如果你有这种打算的话,我们可以在彻底解决这个任务之后抽空过来。这样练练手的确能让你变得更强,但事急从权,我担心万一尔雷曼西亚等不了那么久。”


她自顾自地说了一长串,完全不在意我是否有所反应,便举起了权杖念出咒语。


刹那间,冻结的大漩涡上风暴滔天。露出冰面的巨船残骸在狂风的摧折中发出刺耳的悲鸣声,洛伊奈尔的披风也猎猎作响,被风吹成一面岿然不动的旗。雪片与冰棱驾着狂风呼啸而来,卷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湮没了塞拉艾诺的身影。


几秒之后,洛伊奈尔放下了权杖。冷冽的风散去时,我看到了梦魇轰然倒塌的身影。


“虽然我这样做远不如让你自己杀死它来得令人信服……”洛伊奈尔的声音温柔又坚定,“但你看,它真的很弱的。”


 


在我们摧毁了血光石碑、西风女神得以在我们面前展露神的样貌的时候,我仍然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我记得在洛伊奈尔告诉我她修习过魔导术的时候,我曾经开玩笑似的说“不要告诉我,我不一定打得过你”,而她只回答给我一个模棱两可的语气词——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太尴尬太羞耻了。


这根本就不是打得打不过的问题……而是她会不会赏脸跟我打一架的问题。


她能以祭司的权杖为媒介使用魔导士的法术,哪怕不能施展出法术全部的力量,其杀伤力也不容小觑——我不知道这二者哪一点更可怕一些——这样高深的造诣恐怕是整个高等精灵族都绝无仅有的。


我猜,就算让艾利恩·库贝尔放下双剑、改用斧子或是重剑,他也未必能做到洛伊奈尔的水平。


“那是因为我用的是魔法。”洛伊奈尔一边用“钥匙”炸掉一块血光石碑一边说着,“你嘟囔得太大声了,我亲爱的萨帕。双剑、重剑这类武器以物理攻击为根本,魔法加持不过是协助;但权杖和法环,说到底只是一个媒介,重要的是魔法。就算没有媒介,魔法也可以施展,媒介只不过起到一个便于施法、强化力量的作用罢了,就好比之前——”


她突然止住了话头,但这并不影响我顺着她的话想到——之前扎诺比亚阁下身旁的那根巨大的冰柱,完完全全是从内部崩裂的,洛伊奈尔的权杖一点动静都没有。


最后一块血光石碑在沉默中化为了齑粉。洛伊奈尔面色沉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虽然没有出声,内心却有些幸灾乐祸:一会儿见到女神阁下的时候,希望我们厉害的祭司大人不要怂。


 


和我猜的差不多,良好的教养让洛伊奈尔十分介怀自己一开始咄咄逼人的语气,又一次郑重地向女神道了歉。但女神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祝福你们未来的征程:就算遍布荆棘,也总能化险为夷。我该走了,希望这一场动乱没有打扰他的安眠。”


“扎诺比亚女神!”洛伊奈尔突然上前一步,神情急切又踌躇,“请您原谅我的失礼……但我考虑了很久,还是想冒昧地问您——”


她惶然抬头,而女神温柔地低头聆听。


“为什么……您为什么要一直守着这个地方呢?您明明清楚他已经不可能回来、甚至不可能属于您——不是吗?”


我的天——我暗自抽了一口气——这可真不是冒昧失礼能说得过去的了。


女神沉默了很久。我甚至担心她是不是终于被洛伊奈尔激怒了。


但女神依然保持着平静温和的姿态。她应该是思考了一阵,充满神性的浅色瞳孔有几秒凝滞,然后又慢慢恢复透澈。


她给了洛伊奈尔一个微笑:“这真的是个很好的问题,孩子。”


“我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女神抬头望了望万里无云的天空,“我动了这个念头,然后就这样做了。神的生命太过漫长,没有尽头,我……毕竟只有这一点聊以慰藉的东西了。对神而言,生命无所谓浪费,但对你们不是。孩子,你要清楚你追求究竟的是什么,是‘他’,还是你心中的那个念想。


“你还很年轻呢。年轻的生命有冲劲、有才华,还有未来。你还会遇到很多事,它们会把你的灵魂打磨得逐渐透彻、坚定起来,也会敲碎禁锢你的壳——我如此祝福你。”


洛伊奈尔不知什么时候跪了下去,信徒一般虔诚地聆听着女神给她的神谕。


“……谢谢您,女神。”她说这话的时候,喉头有些哽咽。


“要感谢问出了这个问题的自己。”女神语气温柔,“卡拉斯若知道他的儿女中有如此纯粹的灵魂……他一定会为你们自豪的。”


-TBC-


……从此没有存稿了,我好方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