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奈_SetsueiChi

wb@梦奈_Ariasmine
墙头众多,没有手速,想到哪个写哪个。吃得比较杂,产的都很洁
DRRR/YOI/TERA/LOTR&TH/Free/CCS/战勇/家教/全职/Seer

【TERA同人】《雪光》Chapter 24

双十一成家日~\(≧▽≦)/~

网游TERA背景同人文,原创主角,第一人称,私设如山。

并不是网游文。

目录及正文tag为【tera】【雪光】

【预警】

本篇主cp为百合向。

私设TERA世界为性别性向高度平等的社会。

记得上次的进度吗?小女神要发威啦——

目录


Chapter 24

按照这边负责人的说法,威斯多尼亚领地境内原本是没有这么冷的。虽然地势较高,雪季时间也长,但因为北边的海洋中埋葬着西风女神扎诺比亚的恋人、女神守护着那片海域,阿卡伦周边也被福泽,气候一直不错。然而前段时间风暴突发,一夜之间造就了阿卡伦北边的冰冻海岸——那其实是原先的海水上冻结了厚厚的冰层——以及如今可怕的寒冷天气;除此之外,随风暴而来的还有大批集结在冰冻海岸的不死怪,威胁着北边难民、甚至是阿卡伦村内居民的生命。

“他们推测得不错,的确是突沙的手笔。”洛伊奈尔仔细查看着一只不死怪的尸体对我说,“不过……我总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我挥剑再次解决了一只不死怪——这些恶心的东西并不是不会死,而是在身躯极度残缺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动作,需要在击倒它们的同时施以净化魔法,比如我现在的双剑上已经由洛伊奈尔提前加持过净化魔法,“它们太弱了?”

“它们可算不上弱,最起码它们足够麻烦,以至于需要动用咱们两个——别摆出这种表情萨帕,你早就是巴其温联盟出名的英雄了。”

我尝试了一下,不过好像并没能成功地把脸上古怪的表情收回去:“呃……好像的确是这样……我只是有点不太能反映的过来,毕竟你这么厉害,我总有种被大神带飞的感觉。”

“那我怎么不早带你飞?——要不是你现在足够强、能保证我的安全,又有了相当的声望,我哪敢像现在这样抛头露面的,早被家里人抓回去了好吗?”洛伊奈尔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我猜你肯定没好好学过战术类的课程。萨帕,你的名字都出现在太古石碑上了,整个阿勒堡雷亚都知道萨帕洛斯和艾利恩·库贝尔是被神认可的、最厉害的、命中注定的英雄——现在这二者之一正在冰冻海岸处理这些不死怪,哈?”

我表示虚心受教。

“我说它怪是因为……我觉得突沙完全可以做得更彻底一些,要知道神界关闭之后,扎诺比亚的力量远不及一直试图夺取各界力量的突沙;而按照突沙的性子,能一口吞掉的蛋糕不会有被切成小块慢慢吃下去的必要。”洛伊奈尔十分忧虑,“事关核心,我不敢妄下定论……但是我不得不说,我感觉很不好。”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我低头看向她,才发现她的脸色白得不正常——并不是因为原本的肌肤胜雪,也不是由于洁白的雪地映照。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她放宽心,只好默默地伸过手把她拉起来。

核心是高等精灵的魔法之源,是高等精灵的骄傲,是高等精灵的一切。

——早在艾赛尼亚,我问她为什么执意要当晚就去探查情况时,她就是这样回答我的。那时她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神情有些空茫,而我看着她庄重肃穆的样子,没由来地心疼——后来在天藤森林我才知道,那是因为我看到了一种倾尽一生去追求一件事的献祭一般的姿态。

我仍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觉得无论用什么样的句子劝她放宽心都是在亵渎她的虔诚。我只能握着她的手,尽可能地加快步幅和步速——早些逃离被声东击西的被动局面。

 

不过事情显然远远没有我们所期盼的那样顺利——而且麻烦到让我越来越肯定这是一次声东击西,以把我缠住为目的。

第二份魔力波动图被捣乱的家伙拿走了。

洛伊奈尔看着大概是那个捣乱的家伙留下的字条,整张脸除了右边嘴角往上勾了一下之外没有任何动静。然后她直接毁了那张纸条——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毁掉那玩意儿的,反正一瞬间那张纸就连渣都不剩了。

我打了个寒颤,感觉身上这件被大魔导士赛皮亚做过火魔法加持的轻甲都不够保暖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并不需要跑到冰壁上的某个洞穴里去和那位碰面,她就在前方不远处路边,借一根巨大的冰柱作掩藏。

那根冰柱从里面直接炸开,先是巨大的碎块,一秒后又全都碎成了齑粉,纷纷扬扬地落下。

“哦,这位小姑娘,我很高兴你还保留了不让这个庞然大物伤到人的理智——”那是一位形容沧桑的女性。

而洛伊奈尔神色冷峻。

“我为我的失礼感到抱歉,尊敬的西风女神扎诺比亚阁下,但是我现在必须代表高等精灵一族向您说明——如果这种过家家一样的把戏继续下去的话,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TBC-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