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奈_SetsueiChi

wb@梦奈_Ariasmine
墙头众多,没有手速,想到哪个写哪个。吃得比较杂,产的都很洁
DRRR/YOI/TERA/LOTR&TH/Free/CCS/战勇/家教/全职/Seer

【SRB2017夏季活动文】《这场声势浩大的爱恋》

【这个夏天·治愈】这场声势浩大的爱恋。「文_雪莹/架空/七夕贺」

 

以实际行动给暑假活动打call☆

一个充满青春气息的小甜饼☆

无魔法的平行世界设定☆

 

三题点心:一枚戒指,末日,时光机

 

——铁盒子被掩盖在薄薄的土壤层下面,当初他们一起把它埋下去的时候,还用稚嫩的童声十分郑重地在心里说,它是会把我们的约定带到未来的时光机。

 

——李小狼单膝跪地,双手举起盒子里已经变得灰扑扑的小熊,神情郑重得仿佛是举着一枚戒指。

 

——我没有被思念折磨得坐立不安、食不下咽,但是没有你的日子,偶尔也会像一片令人恐慌的死寂;而我最幸运的地方,就是知道在这片寂静之后,不是万物悄然消失的末日,而是灿烂的黎明。

 

 

 

From: Syaoran

To: Sakura

2000/09/13

亲爱的小樱:

我在中国一切都适应得很好。最开始的时候我不太习惯说中文,但是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大家都说中文,我也就渐渐习惯了。新的学校的课程稍微有些难,但妈妈说我会慢慢跟上的,我也相信自己可以的!我在班里还交了新朋友,我们经常一起玩。但你放心,我不会忘记你的,我很怀念和你一起玩耍的日子,也很想念知世他们。

妈妈说如果我有远大的目标的话,就应该从现在开始准备。所以我要去做作业啦,好好学习才能考上东京大学!

……

 

Re: Syaoran

From: Sakura

2000/09/15

小狼:

很高兴你在家乡一切都好!听哥哥说你的新学校和友枝小学会上不一样的课,我前几天还有点担心……你现在上的课有趣吗?我很好奇你们有哪些课。我觉得中文很难,但是哥哥说那是你的母语,你很快就会适应的,现在看来他说得没错!

我也很想你,有的时候想起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就会很伤心很伤心,这个时候我会去那个地方坐一会儿,心情就会慢慢地好起来啦!我相信你未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回来的!

我也和爸爸还有哥哥说了我们约定在东京大学见面的事情,爸爸很鼓励我,但是哥哥给我泼了冷水……他说等我先长到他的年纪才需要考虑这件事,这让我有点泄气。我准备去那里坐一会儿,调整一下心情!

……

 

 

 

1-1.

木之本家的门铃被按响的时候,五岁的小樱正在院子里和小熊玩偶做游戏。她好奇地跑到大门口,看到门外站着一位漂亮又和气的阿姨。

“您好。”她乖巧地和对方打了招呼,站在出来迎接客人的父亲的身边。

两个大人寒暄了几句,小樱从中听出对方是刚搬来的邻居,阿姨名叫李夜兰。她打量过了这个漂亮的阿姨,视线下移便看到阿姨身后藏着一个小男孩,正探出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但可惜的是,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小男孩就缩回阿姨身后了。

“哎呀,你这孩子。”李夜兰把害羞又紧张的小男孩从身后拉过来,“这是我的儿子,李小狼。”她用小樱听不懂的话对小狼说了些什么,后者才怯生生地跟木之本父女问好,“他还不太会说日语。”李夜兰解释道。

“没事没事。”藤隆摆摆手,“小狼今年几岁啦?看样子和我家女儿差不多大。”

李夜兰推了推小狼,后者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有点沮丧地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岁了。”李夜兰补充道,然后小狼马上也给自己补了一句“五岁”。

“小樱也是五岁。”藤隆很贴心地使用尽量简单的词语,“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小樱配合地给了小狼一个灿烂的笑脸。这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刚才的小狼是忘记了“五岁”该怎么说,但语言显然不足以成为两个五岁的孩子之间友谊的障碍。

小樱很热衷于和自己的新朋友用手舞足蹈的方式交流。她有的时候会让小狼和自己的小熊坐成一排,面前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和一些没有危险的日用品,而她作为老师向两个学生讲解这些东西的名称和用法——小狼当然比小熊学得快,因此小樱大多数时候都会表扬他;但他发现这点之后也开始担心小熊会因此不和自己做朋友。

“小熊,请告诉我这个是什么?”

“是积木。”

“我还没有问到小狼呢!”小樱转头批评道,“要等小熊回答完了、我问到小狼小狼才可以回答哦,要懂礼貌。”

“但是刚才是小熊说的。”小狼冲她眨了眨眼睛。

“哎?”小樱愣了愣,然后很快反应了过来,“啊……对哦,抱歉,我误会小狼啦。那么小熊答对了,给小熊加一分,我们还是最后再用分数兑换糖果……”

“谢谢小樱。”终于得到了表扬的“小熊”开心地向老师道谢,并且让小狼握了握自己毛茸茸软乎乎的手。

 

美中不足的是类似的情况在其他孩子那里并没有得到相近的发展——小樱拽着知世到小公园里去找小狼时,正好看到她的新朋友被相邻街区的小俊用力推了一把。她很着急地跑过去挡在小狼身前,张开双臂摆出保护的姿态,大声地问小俊为什么要推小狼。那正义凛然的模样把小俊和他身边的两个朋友吓了一跳。

“他……”小俊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要说明自己刚刚举动的合理性,“他是个哑巴!他还不让我们玩滑梯!”新出现的同龄孩子不一定会成为孩子们的新朋友,也有可能会被当做侵略者,“我,我有问他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他不理我!”

“不对!”小狼拽着小樱的袖子反驳道,“他问我叫什么,我不知道他是谁,所以就没有回答他……然后他就说我是那个……”小狼还没有接触过“哑巴”这个词,但他能听出来这个词出现时带有的恶意;他乖乖听从了妈妈嘱咐的话,却因此被小朋友恶言相向,这实在让他觉得很委屈。

小樱原本绷得直直的手臂稍微弯了下来。她有些为难,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小狼是她的新朋友,但小俊也是她的朋友;现在哥哥和爸爸都不在,她找不到可以求助的公正的大人;回头看看知世,知世也是一副苦恼的样子。

场面一度陷入了僵局。小俊他们盯着小樱身后的小狼,想到这个家伙初来乍到就抢走了小樱和知世,不由得感到十分委屈。

“那个……”小狼鼓起勇气向前跨了一步,不再躲在小樱身后,“我叫李小狼,是和妈妈刚刚搬到友枝町的……请问你们叫什么?”

——也许对方也是因为自己是陌生人而拒绝先做自我介绍,那么不如自己先退一步,这样小樱也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名字大约在小孩子们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魔力:对于他们而言,交换了名字之后,彼此就算是朋友了;之前哪怕有过一些小摩擦,也都会在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之后消弭于无形。

成为朋友后,他们就会一起排队滑滑梯,或者是玩一些别的游戏。小狼比较安静,但也会耐心地回答知世和小俊仿佛无穷无尽的问题,遇到不知道怎么表达的部分则会在沙堆上画画给他们示意。知世觉得这种连说带画的交流方式很有趣,小俊则为了表示对于自己之前称小狼是哑巴的歉意而十分努力地去理解小狼想要表达的意思。

桃矢到公园里喊妹妹回家吃晚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小狼和知世蹲在沙堆旁边,一人手里一根小树枝,不知道在沙地上画着些什么,嘴里一边还念念有词;隔壁街上的三个小男孩围在他们旁边,一个个弯着腰好奇地看着地上的图案;自家妹妹则像是在沟通双方,小脑袋转来转去,连带着头上的小辫子也活泼地晃荡着,也不怕把自己转晕。

桃矢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一边想着果然是五岁的小孩还在玩这么幼稚的东西,一边心里又有点羡慕他们正处在玩沙子也不会被家长说教的年龄。

“小樱!”他冲自己的妹妹喊道,“快点回家吃饭啦!”

 

 

 

Re: Sakura

From: Syaoran

2003/10/13

小樱:

读了你发来的邮件,感觉友枝中学的课程比小学的难了许多。不过这一点世界上所有的中学应该都是一样的,我也为升入中学做了不少准备,整个暑假都在上课外班,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这样对比一下,之前整个春假都在到处玩的你是不是会心里好受一点?^ ^

我们刚刚度过了国庆节。原本我是打算在家里补一补第一个月学得不够好的课程的,但是二姐强烈要求一家人出去玩,我们就去了北方的一个省。那边天气没有家里这么热,天空很蓝,景色也很好,我拍了几张照片放在附件里了,以后你来中国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玩。不过那边的菜你可能吃不太习惯,毕竟中餐和日餐本身就有不小的差距,而中国南北的饮食习惯也有很大差异,那边一道菜的菜量差不多有我们这边三、四盘菜那么多……幸亏我们人多,不至于每餐只能点一两个菜,那样就吃得太单调了。不过我因为出去玩差点没有写完老师布置的假期作业,最后两天赶作业的时候真是要“废寝忘食”了,现在想想也觉得心有余悸。

假期刚回来的这周我们学校安排了月考,以后好像每个月都会有类似的考试,气氛很紧张。幸亏友枝中学没有这样的考试:P

……

 

Re: Syaoran

From: Sakura

2003/10/17

小狼:

……

我现在已经很习惯在你给我的邮件中看到你在十月初出去玩的消息了,也很能接受你在外面玩的时候我正在上课的事实T_T……上上周的时候我还在想你今年会去哪里玩,原来是去了北方。我看了照片,那个城市很美!你们一家人看起来都很有精神,阿姨和四位姐姐越来越漂亮啦,小狼也变得帅气了:D

不过总体来说好像还是我玩的时间比你多一些,感觉你一年到头几乎是无时无刻不被学习包围着,想想就觉得很可怕……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正在上的课程难归难,但肯定不会比你的课更难,这样一想就能一鼓作气继续和课本或是习题奋斗啦!而且知世比我聪明很多,一些弄不明白的地方我都可以问她,就算我们俩都想不通,也可以回去问哥哥。我记得小狼好像更习惯问老师,但是我现在的数学老师超级凶的,每天都板着一张脸,我在路上碰见他都有点不敢和他打招呼,更别说去问他问题了>

……

 

 

 

2-1.

四月,东京大学,商学院。

木之本樱双手紧张地揪着斜跨小包的带子,走在商学院教学楼安静的走廊里。

今天是新生报到日。木之本樱所在的建筑系今年派下来的新生辅导员是个很好相处的年轻老师,据说前年刚刚硕士毕业,很快就和学生们打成了一片,也很贴心地简化了年级大会的流程,早早给他们放了假。而大道寺知世就没这么好运了——木之本樱两分钟前刚刚收到了对方一条“辅导员超级啰嗦,说要总结两句结果已经说了五分钟了”的短信。

没等木之本樱找到大道寺知世所在教室的门牌号,她就听到了耳边“咔嗒”一声,随即身后一个教室后门打开,室内的喧嚣声一泄而出。这扇门就像是一个打头的信号,随后又有几间教室打开了门,半分钟内人群便将走廊填得满满当当,木之本樱于是只好顺势避到靠墙处人少些的地方。

等她和大道寺知世会和,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木之本樱站在一旁等着对方收拾东西,无聊时抬头打量着周围的学生,却环视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比大道寺知世更耐看的人——毕竟身为大道寺家的继承人,她从小就要接受高层次的礼仪教育,单凭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就足以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再加上有从父母那里继承来的好相貌锦上添花,更让大道寺小姐从来都少不了追随者,连带着和她形影不离的木之本樱都,咳,沾了点光。

木之本樱正想转头用好友的颜值养养眼以打发时间,却冷不丁听到了路过的女生的闲聊:“听说今年咱们学院有个超帅的中国留学生哦……”她迟疑了一下,想追过去问个究竟时对方却已经消失在走廊的人群中了。

“小樱?”大道寺知世收拾好书包,拍了拍站在旁边发呆的好友,“怎么啦?”

木之本樱又看着她愣了两秒钟,才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大道寺知世百无聊赖地戳着盘子里多得过分的蔬菜,抬眼打量着对面心无旁骛地享用着学校食堂的饭菜的木之本樱。

木之本樱这些年鲜少改变发型,只不过少了头顶上一对活泼的小辫子,麦色的发丝留长了一些垂在肩头,显出几分温柔的气质来。她今天穿着一件款式经典的小白裙,和带来的大半衣服一样是大道寺知世的手笔,雪纺材质搭配蕾丝装饰完美地展现了18岁少女的清纯可爱。再配上这副垂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神情,俨然一副小家碧玉温婉可人的样子……噗,什么鬼啦。

她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引得木之本樱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没什么。”大道寺知世摆了摆手,“看你今天怪沉默的,就想起上次有人夸你内向娴静的事儿来了。”

木之本樱被她笑得发窘,抬手作势要打她,大道寺知世便配合地连连求饶。

“你一会儿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大道寺知世打开手机随口问道。

“还没想好……”

大道寺知世正手指翻飞着打字,估计是正在新的班级群里聊得火热;木之本樱一手托腮看着她饶有兴味的表情,却懒得掏出手机来再和自己的新同学们联络联络感情。

“OK啦。”大道寺知世收起手机,给了木之本樱一个大功告成的wink,可惜木之本樱完全没有领会到其中深意,“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没有问李同学的院系呀?——他不说,你就没有问一下……撒个娇?”

“哎呀知世!”

木之本樱五岁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一户中国来姓李的人家。李家的孩子李小狼和木之本樱同岁,两个孩子便顺理成章地成了青梅竹马;小学四年级时李小狼回国念书,走前留下了自己的电子邮箱,之后两人大约维持着每周一次的邮件联系,交流一些生活中的趣事或是感慨,偶尔也间杂着不好与周围朋友说的小秘密。

“在东京大学再见”是他们的一个约定。四年级立下约定是为了宽慰彼此,初中时提起便觉得有些玩笑、偶尔拿来调侃,再长大些反而不约而同地认真了起来、又回到了最初各自努力互相鼓励的状态。而半年前木之本樱正在埋头苦读的时候,李小狼顺利拿到东京大学的offer的消息已经静静躺在了电子邮箱里。

但一向对木之本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少年意外地卖了个关子:“小樱加油,我们四月就能见面了。对了,如果你备考紧张的话,可以猜一猜我的院系放松放松哦!”

之后木之本樱罗列了数个可能的选项,却一次也没有收到李小狼的正面答复:“我不会提前揭露答案的,不过如果你猜到了的话,我到时候就给你一个惊喜^ ^”

收到这封邮件之后,木之本樱仔细地考虑了一下把东京大学的所有院系都猜一遍的话每次猜几个比较合适,但还是在搜索引擎里敲下“东京大学院系一览”后又逐字删除,让自己的答案停在了商科、经管、心理和文学这四项上,无一不是按照李小狼的家族继承人身份为标准挑选的答案。

毕竟对于她来说,得知李小狼将会回到日本待上几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惊喜了——只要想起来,就会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干劲、满心欢喜足以让一切苦恼都消失殆尽的巨大惊喜。

 

 

 

Re: Sakura

From: Syaoran

2006/04/01

小樱:

16岁生日快乐!

之前姐姐们过16岁生日的时候,都找时间去拍了纪念艺术照,她们说16岁是很重要的年龄,艺术照也从之前小公主的风格变得淑女了。小樱家有这样的习惯吗?我记得之前在日本的时候藤隆叔叔和桃矢哥会做一个很漂亮的生日蛋糕,把大家都请来,一起给你开个生日聚会,知世还会给你做很好看的蓬蓬裙。今年你的生日蛋糕是什么样子的呢?知世又送了你什么款式的裙子?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前天已经寄出去了,不知道哪天能送到你手上:D

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参加中国的中考了,班上的气氛有些低沉,大家都在很努力地准备考试,这两周的体育课也停了,由语数英老师轮流补课,感觉紧张兮兮的。我本来想着这两个月最好赶快过去,但是最近又觉得很不踏实,盼着时间过得慢一点,好让我把做不完的卷子和整理不完的错题都解决掉。

前天放学的时候阿宏和我一起回家,又跟我说起了他暗恋的那个女生,说要是能和她考到一个高中就告白,想想也觉得挺好的。虽然高中谈恋爱好像也算“早恋”,但是看多了日漫里的高中生们的故事,总觉得上了高中就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呢:P

……

 

Re: Syaoran

From: Sakura

2006/04/07

小狼:

谢谢你的祝福:D很抱歉这次回信拖得比较晚,主要是因为之前在整理照片……我前几天收到了你的礼物,这个小兔子布偶很可爱,软乎乎毛绒绒的,我很喜欢!我没有去照艺术照啦,不过还是在家里办了生日聚会,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小春、优纪她们都来了。爸爸负责了全程录像,哥哥也帮我们照了很多照片:P知世今年终于没有给我做小礼服裙啦,小裙子虽然很漂亮,但是看起来像小孩子穿的,怪不好意思的>

再过两天我们就开学了,我不仅比你提前步入16岁,还比你早进入高中哦~高中的校服和国中的不一样,是改良式西服的款式,外套是深绿色的,听知世说这个颜色要皮肤白的人穿起来才好看,幸好我长得不黑:P不过比知世还是差得远啦。领结和裙子是米色的,我觉得不穿外套、直接白衬衫配领结和裙子比较好看,但是冬天就太单薄了一些><

祝小狼中考顺利哦~我考试之前那段时间也总是紧张,不过知世一直在帮我放松,小狼也要放松心态,才能发挥自己的最好水平!挺过这两个月就到了你们的“可以谈恋爱的年龄”啦;P小狼是不是也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了呀?你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

 

 

 

1-2.

小樱这天晚上是哭着睡着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双眼睛不意外地肿成了两个桃核。她洗了两次脸,反而把眼睛揉得更红了,下楼的时候吓得桃矢一句“怪兽终于起床了”都吞掉了后半句。

“我说……”桃矢看着没精打采的妹妹拖着沉重的步子挪到餐桌旁,体贴地把筷子递到了她手里,“不至于吧……不就是小鬼要回中国去吗……”

小樱抬头用红彤彤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复又难过地垂下了头,往嘴里塞早餐的动作简直就是“食不知味”的最佳示范。

住在隔壁的李小狼要和母亲回中国继续读书的消息能让妹妹难过成这样,说实话桃矢是有些意外的;他知道两个小家伙很要好,但是没想到会要好到这个份儿上。他本来都在小本本上又记了那个小鬼一笔、想着小鬼终于不会在自己跟前碍眼了,结果妹妹这一哭,反而让他转头开始祈祷那一丁点让小鬼留在日本的可能性了——尽管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点可能性到底是什么,而且他还听说李阿姨连中国的小学都联系好了,提前一个月回国只是为了让小鬼适应一下母语环境。

好不容易等小樱磨磨蹭蹭地解决掉了早餐,桃矢很痛快地接过了原本属于她的洗碗任务,让她自己去散散心。但他没想到的是,小樱刚刚跑上楼,自己家的大门就被罪魁祸首敲响了。

“那个……”棕色头发的中国小鬼很心虚地吞了吞口水,“早上好,桃矢哥……请问小樱……”

最终小狼在桃矢极有压迫感的视线之下噤了声,一脸愧疚地低下了头,双手把衣摆揉得皱皱巴巴。

两个人在门口僵持了几分钟,最后是桃矢打破了沉默:“她哭了一晚上,现在丑兮兮的,估计也不好意思见你。你先回去吧,等她好点了我把她送到你那里去。”

 

小狼一直等到午后,才等到桃矢按响了李家的门铃。

门铃响起的时候小狼正在楼上。李夜兰这时没在家,门是管家温伯开的,而循声冲下楼的小狼在确认门外是自己等了许久的木之本兄妹俩之后却生出了几分怯意,挪着步子蹭到温伯身后,只露出了半个身子,却忍不住频频抬头看向木之本兄妹。

对面的小樱倒是跟他的样子相似,同样也把半个身子缩在桃矢身后,耷拉着脑袋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唯一可以说是还好的就是一上午过去她的眼睛已经消肿、看不出昨天已经哭过了两个小时——从抽泣发展到嚎啕大哭,连最后哭得没力气了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地抽噎着,好不容易劝住了,到家喝完两杯水后却又伤心了起来、扑在床上哭湿了枕头。

小狼何曾见人哭得这么厉害过?更何况哭成这样的是一向被大人夸为坚强开朗、对自己大多是一张笑脸的小樱,一下子被吓得慌了神,最后还是母亲出来救了场,把小樱先送回了隔壁,又回来叮嘱他好好想想该怎么和小樱告别、免得再伤了人家的心。

他满心愧疚地想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洗漱穿衣又用了早饭才跑到木之本家,却被桃矢堵在了门外;而刚过去的大半天,他则一直在惴惴不安地琢磨自己想好的言辞还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桃矢和温伯简单解释了一下小樱为什么是这副没精打采的模样,才把身后的小丫头推到了前面来,又向温伯道谢、托他多照顾小樱,才转身离开。

温伯看了看身前身后两个垂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小家伙,笑呵呵地把人牵进了门,又端来水便离开了。

小狼斟酌了一上午的说辞,现在看到闷闷不乐的小樱,准备再多也还是要从一句“对不起”说起。

“我也要向你道歉的。”小樱认真地回答道,“对不起,昨天吓了你一跳。”

“应该怪我的。”小狼连忙把责任揽回来,“我应该换个委婉些的说法……”

他们这番来回认错反而逗笑了他们自己。笑过之后气氛轻松下来,两人才开始聊天。之前在家里时小樱已经被桃矢好好地开导了一遍,她也就不再揪着“小狼要离开”这一点不放,转而问起小狼以后要怎么办。

但这个话题让小狼有点丧气:“母亲的意思是我回到中国之后,就在那边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这样我有好多年都得待在中国,听姐姐说中国的学业很繁重,安排也和这里不同,我可能……很久都没法回来一次……”他小心翼翼地瞅着小樱的表情,有点怕再惹哭了对方。

小樱显然也不太喜欢这个消息,但她的表情比较平静,只是搭在腿上的双手手指相互交叉着扭来扭去显出纠结犹豫的情绪来,连语气也不是很勉强:“哥哥跟我说,我们可以邮件联系的。”

对于每天玩在一起的小孩子来说,一夕之间形影不离的朋友去往他国只能以邮件联系,想必是远远不够的;但是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

“也许我可以考到日本的大学来……”小狼干巴巴地补了一句,但“考大学”对于才小学四年级的他们来说显然太遥远了,他担心这句话没有什么安慰的效果。

“那很好呀。”小樱倒是愉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我听哥哥说过,东京大学是日本最好的大学……你很多年都不能回来的话,我们就约定在东京大学再见吧?”

终于想到了能让两人都心情好起来的办法。

他们郑重其事地又重复了一遍这个约定,小狼还写了一张“李小狼要考上东京大学回来找木之本樱”的纸条,跟着小樱到木之本家翻出来了一个铁盒子以及当初和小狼一起跟着小樱学日语的小熊,十分仔细地把纸条和小熊放进了铁盒子里;他们又拜托桃矢帮他们在花园里的樱花树下挖了一个小坑,把铁盒子埋了进去;最后他们要站在埋好的盒子前再认真地闭上眼重复一遍约定的内容——这样就完成了一个孩子们之间最最虔诚的约定。

小狼完成了这个小仪式的全部内容后,又久久地盯着那方被挖开又埋上的土地。原本整齐的草坪被他们破坏了这么一小块,草叶零星埋在其中,不知道要多久会长成挖开之前的样子。

我一定会考上东京大学的。李小狼想。然后,和小樱一起把这个盒子再挖出来。

 

 

 

Re: Sakura

From: Syaoran

2007/07/02

小樱:

……

对了,我昨天见到了母亲给我请的日语教师,是个很和蔼的姐姐,刚刚从日本留学回来,昨天我们也只是简单聊了聊她在日本的见闻。她夸我的日文功底不错,以后会用日文授课,我想这应该是托了和你偶尔用日语发邮件交流的福:D

考东京大学的好处就是不用和同学一起参加高考了,毕竟四月日本就要开学了嘛,四月正是中国学生备考形式正严峻的时候呢。

再过几天就要进行期末考试了,这场考试会关系到文理分科,我报的是理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我之前和你提过的我们每天都勤勤恳恳抱着习题书的班长倒是很惴惴不安,还经常念叨着“准备高考就要从现在开始了”之类的,听着都会有很大压力,幸亏我要出国、不用跟着一起考高考了:P不过我还没有和同学说起过这个打算,只是和老师沟通过而已。老师说我决定留学的话学习进度会和其他同学有很大不同,老师肯定会按照大多数学生的安排走,难免有照顾不到我的地方;不过我倒觉得还好,老师也说了如果必要的话我可以申请自学,只要月考成绩过得去就行……感觉浑身充满了干劲呢:D

……

 

Re: Syaoran

From: Sakura

2007/07/04

小狼:

……

其实我现在的成绩要考上东大还是很勉强的,主要还是数学成绩比较差,弄得我每次考试都很心慌。虽然统一考试问题不大,但我听说东大的自主命题很难,综合起来就不一定能够被录取了:-(幸好现在还有两年时间,我会努力赶上的!另外如果小狼觉得发日文邮件对你学习日语有帮助的话,你以后可以用日文给我写邮件呀:D

过几天你就要过生日了,我还在挑今年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记得你们的校服都只有运动款,不像日本很多高中会选择西服样式的制服(比如哥哥上的那所高中),所以我都没看到过你穿西装的样子呢>

……

 

 

 

2-2.

十分难得地,大道寺知世在和木之本樱的约定中迟到了。

今天商学院和建筑系都没什么课,她们俩便短信约定了下课后在图书馆见面,木之本樱先到一步,找到她们昨天自习的地方坐下,又给大道寺知世发了短信告知她自己的位置。

——结果一刻钟过去了,木之本樱已经看完了一节课本,大道寺知世却还是没来,这可真是稀奇。

尽管知道以大道寺知世的耀眼程度,很可能是来的时候被其他人或者事情缠住了,比如邀请加入社团、询问有没有做班委的意向、单纯搭讪甚至告白……但木之本樱还是有些担心,她决定再给对方发个短信问问。

但在她摸到手机之前,头顶先被轻轻敲了一下;紧接着她留给知世的座位被拉开,一个男生坐了下来。

这个人穿着熨帖的白衬衫,脖子上还系了一条款式比较休闲的墨绿色领带;他留着深棕色的短发,眸子在阳光下泛出红酒般的色泽,深沉又温柔。

……李小狼。

木之本樱差点喊出来。但早在她还在盯着李小狼发愣的时候,后者就未雨绸缪地竖起食指压在唇上示意了“保持安静”,然后才自顾自地从手提式的书包里翻出了自己的笔记本,一副好好学习的样子。

学什么学,反正木之本樱是有自己学不下去的自觉的。她攒了一肚子的问题,现在却被李小狼的举动全都憋在了里面问不出来。

隔壁传来了轻轻的撕纸声,紧接着一张刚裁下来的横格纸被推到了木之本樱面前。

「惊喜吗?^_^」

字是很好看的,片假名横折有力、平假名弧线优美,唯独最后的表情画得歪歪扭扭,显得涩然。

木之本樱把纸推了回去。为了表示自己有些生气,她还特意没控制力气,纸张一下子撞在李小狼的胳膊上,平添了两道褶皱。

不多时纸张又被推了回来,上面加了一句「我来给你赔罪啦。」

这时候木之本樱才拿起了笔,凶巴巴地写了一句「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推了回去。

「嗯……玩笑开过头了,报到那天也没有及时和你联系,让你担心了,我错啦><」

这个表情也歪得厉害,简简单单的一对符号愣是写得一高一低,活像做了个鬼脸。

「知世找到你的?」

「对。」

紧接着被推过来的是李小狼的手机,短信界面上联系人一栏写着“大道寺知世”,发来的内容赫然是一句“小樱说的地方好像是三层G区,就是从南边的楼梯上去之后左拐的第一个区域,在比较靠窗的那里。”

木之本樱很有风度地没有去翻看之前的短信,但这并不影响她推断出大道寺知世是怎么一步步卖掉自己的。

「我晚饭的时候会找她算账的。」

「哎?我以为小樱会想和我一起吃晚餐……」

和纸条一起像木之本樱传递这条消息的是李小狼投来的视线。他嘴角抬起小小的弧度,酒红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瞅着木之本樱,眨眼的时候显出一点讨好的意味来。

木之本樱不太能受得住这个,别过头去思考怎么回复纸上的文字,最后写了一句“你就是这么邀请女孩子吃饭的吗?”推了回去。她其实觉得这样回复有点羞耻,但也不想就此转移话题——她当然是想和李小狼一起吃晚餐的。

这点羞耻感在她听到李小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她扑过去想把纸条抢回来,却被李小狼拉住了手腕。

“嘘——”李小狼示意她注意地点,不要闹出太大动静,但眼睛里的盈盈笑意却分明证明着他才是始作俑者。他拉开了点距离,用气音说道:“那么,请问亲爱的木之本樱小姐,我有没有同您共进晚餐的荣幸呢?”

……小狼学坏了。木之本樱转过头去的时候愤愤地想,明明小时候呆呆的还会惹哭别人,怎么现在变成了这幅样子,真是学坏了。

但就算李小狼学坏了,当天晚上木之本樱也还是应邀和他一起吃了晚饭;之后几天则是李小狼和木之本樱、大道寺知世同行,和两个美女相谈甚欢的待遇羡煞众多单身男同学。

大道寺知世当然是给木之本樱和李小狼重逢牵线搭桥的那一个。“商学院今年超帅的留学生”的确是指李小狼,只不过他报到当天有些手续要办、早在院系开会之前就离开了校区;和他同系的大道寺知世不费吹灰之力便打听到了这位留学生姓甚名谁、电话多少,联系上了李小狼之后便开开心心地打起了助攻。

木之本樱对此表示十分愤慨,装模作样地按着大道寺知世的肩膀用力晃了晃以示惩戒;大道寺知世又问自己以后要不要回避,被木之本樱连忙拽了回来——开玩笑,她和李小狼还没有正式交往呢。

他们从五岁到十岁这段时间几乎是朝夕相处,李小狼回中国之后也保持着每周至少一次的频率用邮件交流,就算彼此说不上对对方的生活了如指掌,却也能算得上是知根知底,还交流了不少不足为外人道的、你知我知的小秘密,全然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气氛。

没有正式的告白自然就不算恋人;而没有告白的原因,除了早期木之本樱的迟钝之外,就只有“通过邮件告白太不正式”这一点了。

在图书馆当然也不正式。两人约好的晚餐场合听起来不错,但它仍然不是最优选择。

 

最优选择要等到周末,因为只有周末木之本樱才会从学校回家住。

李小狼终究不太好意思在木之本藤隆和木之本桃矢的视线下告白,于是选择在木之本桃矢出门后才登门拜访。

和木之本藤隆聊了一会儿之后,李小狼提出了借用一下铁锹的请求。木之本藤隆显然记得他们多年前的约定,一边说着“也对,小狼都回来了,也应该把盒子挖出来了”,一边到储藏间去帮他们拿了两把小铁锹。

“差不多也到了之前约好的时间了。”木之本藤隆看了看表,“那我就先出门了,小樱你好好招待小狼哦。”

他们十岁时挖开又填平的那块地上早就长出了整齐的小草,和院子里其他草坪融为一体,看不出端倪了。铁盒子被掩盖在薄薄的土壤层下面,当初他们一起把它埋下去的时候,还用稚嫩的童声十分郑重地在心里说,它是会把我们的约定带到未来的时光机。

盒子里装着一张字迹已经模糊、边缘也破损得厉害的纸条,和一个同样很旧了的小熊玩偶。李小狼接过木之本樱手里的小铁锹安放在旁边,吞了吞口水开始向木之本樱讲述他之前在邮件里提过的、没提过但被木之本樱猜到过的、以及木之本樱从未听说过的事情。

“一开始其实没有想象中难熬。可能是因为小孩子没有那么多精力,注意力被转移到新的学业和同学之后就不会一心一意惦记着刚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分别,我也是这样的。头几次给你发邮件的时候还有点愧疚,想我是不是背叛小樱了呀,但是你在回信里很大方地为我交到了新朋友而高兴,我就觉得轻松了起来,也是那时候决定一定要坚持和小樱的联系的。

“初中的时候我们开始偶尔讨论女孩子,我就常常会联想到你。他们有的时候非要我说两句,我就以你最近发来的照片和我的印象为蓝本描述‘某个女孩’,结果他们说我说得太理想化了,长得漂亮可爱、性格又好、还很勤奋、会帮家里做家务、手工也很厉害……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嘛。一开始我还挺不服气的,但是后来他们讨论到女同学或是女明星的时候会传阅照片,有人开玩笑让我把你的照片拿出来,我不愿意,就顺势坐实了‘这是个不存在的女孩’的真相了。

“再到高中的时候,身边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开始谈恋爱,我在邮件里提过,也问过你有没有对谁有好感,你在回信里把这个问题回避过去了……我想那就算是没有吧。后来你也从来没提过这方面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一样,那应该的确是没有喜欢的人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就觉得很踏实。

“高二之后的日子是最难熬的,一个人学习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要兼顾留学生考试和校内的课业,要为所有关乎我未来的决策负责,虽然可以求助老师,但他们并没有精力时时刻刻关注我;失败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改选高考这条退路,更重要的是我无法完成和你的约定。幸运的是那个时候,以及更早的在中考的时候,我就有你作为我的精神支柱,可以在每周母亲允诺的两个小时的上网时间里花一个小时给你回信、再花一个小时好好地看过每一张你发来的照片,这样就能继续信心满满地奋战一星期了。”

李小狼正了正领带的结——他今天戴的还是木之本樱两年前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那条墨绿色的领带,他在回复木之本樱让他挑选颜色的邮件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和木之本樱的瞳色相近的颜色,收到礼物后却被旁边的姐姐好好教了一堂服装搭配课、还被强调了数次“这个颜色不好配衣服”、“绿色挑人的,不够白不好穿”之类的话。他在一旁左耳进右耳出,对着镜子打好了领带,感觉小樱挑的花色还是很好看的。

“那个,可能会有点……肉麻兮兮的。”他不太好意思地嘱咐道,“但是……要正式一些嘛,我之前想了很久的词,你别笑出声啊。”

木之本樱早就在李小狼之前的诉说中羞红了脸,但仍然很坚定地注视着他;她点了点头,努力压平了翘起的嘴角,一张脸显得有些严肃。

李小狼单膝跪地,双手举起盒子里已经变得灰扑扑的小熊,神情郑重得仿佛是举着一枚戒指:

“我没有被思念折磨得坐立不安、食不下咽,但是没有你的日子,偶尔也会像一片令人恐慌的死寂;而我最幸运的地方,就是知道在这片寂静之后,不是万物悄然消失的末日,而是灿烂的黎明。”

他把小熊递到木之本樱手上,后者轻轻接了过来,又向他伸出了手。

李小狼一下子有点懵。他还差最重要的一句没有说,但也不能晾着木之本樱的手,一时两难不知道如何是好。幸好木之本樱很快反应了过来迅速收回了手,被自己急切的举动羞得恨不得用小熊挡住自己的脸。

“咳。”李小狼咳了一声以免自己笑场,郑重地补完了最重要的一句话,“小樱,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木之本樱红着一张脸抬头和他对视。这次她没有伸手,李小狼反倒主动拉过她的手才站起来,然后紧紧拥抱了她。

“你终于回来啦。”

木之本樱感慨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心里有无数小天使在为李小狼履行了诺言而舞蹈欢庆,因为这是她最高兴的一刻。她拍了拍李小狼的背,示意他松开一些,才好眼对眼地做出这个郑重的回答——

“我回来了。”

 

-Fin-

 

 

-Freetalk-

听说这次活动文把你们虐得够呛,我来应援一发治愈,是不是很善良=w=

咸鱼多年的我竟然发了节日贺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至于这篇文其实从七月初就开始写写了快两个月这种事情我们就略过吧[...

有没有被标题骗了,是不是觉得应该有一些套路小言里面的标准剧情,比如全校人都在围观的暧昧呀在操场上众目睽睽之下表白呀balabala……不存在的,悄咪咪双箭头表白HE就可以了,毕竟小狼君是个害羞的蓝孩纸⁄(⁄ ⁄•⁄ω⁄•⁄ ⁄)⁄而且不管是对樱狼还是对其他的人而言,如果有一个从小到大一直陪伴着自己一起成长的同龄人和自己双箭头的话,那真的可以算是很隆重了,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我的一辈子都给了你”,是不是感觉完爆手持999朵玫瑰花当众告白,浪漫极了(~ ̄▽ ̄)~

当然,关于最后没撑住还是让小狼君的告白小小地翻了一下车这件事……我诚心悔过,坚决不改_(:зゝ∠)_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