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奈_SetsueiChi

wb@梦奈_Ariasmine
墙头众多,没有手速,想到哪个写哪个。吃得比较杂,产的都很洁
DRRR/YOI/TERA/LOTR&TH/Free/CCS/战勇/家教/全职/Seer

【CCS同人】《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君生》副篇。贴吧同步发表。

无CP偏樱狼,李小狼中心。
有小狼和莓铃的联姻性质婚姻,注意避雷,拒撕。
古风架空,花妖paro
短篇,信件节选。


第一封。
樱花已经落了。
这时候才正式提笔给你写信真的很抱歉,尽管他们永远都不会被送到你手里。
昨天我准备把做好的樱花酿埋在你的树下,没想到两锹下去反而挖了一坛出来。我才开始真正意识到你已经离开了,而我再也找不到你的踪迹,找不到一个你一定会去的地方,甚至找不到你存在于这里过的痕迹——否则,我也提不起笔来给你写信了。
现在是五月,绿荫正好天气转热的时候。你的樱花树没有长出往年那么多的叶子,看起来很不好。你哥哥的桃树更糟糕……你们还好吗?
我还是习惯在院子里坐一个下午,看着你们俩,晃着眼了就看看书。我开始重新读史书了,就是你看的那些,都是很熟悉的字句。我试着从某一句开始往下背,像小时候那样,可是却什么都背不出来。这才十年我就把它们都忘了,你又是怎么把一件事情记了两千年的呢?
算了,反正人和花妖也无法相提并论的吧。
还有什么想说的……应该是有很多的,现在却一句都写不下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写下来的反而都是这种东西,你看到的话肯定会笑话我的吧。
这样也好,反正你看不到我写的这些。只有我仔细收着它们了。



第二封。
又是好几个月过去了,天都泛凉了。
这段时间里我无数次提笔想给你写点什么,但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写不下来。
我开始慢慢接手家里的生意了,时常要去逛逛城里的李家商铺。按理说事情比以往更多了,可我忙完后却反而觉得空落落的,无事可做。
桃矢哥的桃树开始掉叶子了,整座院子里最早的,我很担心,你们没出什么意外吧?但愿你们都好好的。
看到他的落叶我就想起了落叶归根这个词来。你们因想要落叶归根而回日本国去,可是你们的根分明是扎在了这里啊。你也说过你对那个“故乡”其实是全无印象的,在只有一个元神的时候就已经被种在了我家的院子里,但……那终究是故乡,对吧。
我记得你说过那里的样子,有很多和你一样的樱花树。那么你在那里一定会很开心的吧。那样就好了。



第二十三封。
今天是七月十三,我的生辰。我刚才还去院子里走了一趟,像以往每年那样。到了石桌旁我才想起明天也不会有你的舞了。
这才第二年,我已经有了习惯的感觉了。大概总有一年我也会不再到院子里走这一圈了吧。
我又算了算你还有多少日子,总觉得算错了,可算来算去都还是那么少,只有二十年。我今天也不过才二十二岁。
在生辰时反而想到了死呢,虽然很不吉利,但是既然是和你说,那也就无所谓了吧。我记得你说那个人去世的时候你的生命才刚刚开始……而二十年之后,你去世时,我刚走过这辈子最好的时候,家业富足,父母健在,妻子贤淑,子女乖顺。
可你不在,小樱,我想想就很难过,为什么偏偏你不在。



第六十二封。
桃花没开,只勉强发出了一点新芽,少的可怜。
我很担心,小樱,你们还好吗?



第七十封。
前日莓铃分娩,是个女儿,母亲为她取名曼睩,李曼睩,因为小家伙出生时虽然全身皱巴巴的,却有双漂亮的大眼睛。
她一朝呱呱坠地,莓铃却受了十月怀胎之苦,这样一想孩子是男是女突然就不那么重要了,你……也懂的吧?
家里的下人都在忙着照顾母女俩,毕竟现在刚过新年不久天还凉,千万不能受了风寒。这七八个月下来照顾莓铃,母亲说我又细心稳重了许多,再加上家业渐渐都交在了我身上,事务繁多,与一年前相比给你的信少了很多,也短了很多。今天闲下来时翻了翻之前写给你的信,突然就觉得你刚回去的那段时间,我写的话都有些幼稚了,像个孩子,尽管那时候我已经被许多人称赞为成熟,而现在也才过了两年而已。大概是做了父亲的缘故,回想起你的样子也都觉得是个小孩子,可你明明都一千九百多岁了。
不过这样也好,你总归不会老去。



第七十六封。
……小樱。桃花没开,也没有长出叶子。我很害怕。
我之前算过……确实是在这一年。
你……还好吗?



第一百四十三封。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小樱。我从新年等到春天再到夏天秋天,小樱。
樱花没开,没有叶子,小樱。
小樱……我怕,真的,我好害怕。



第一百四十八封。
对不起,小樱。我再有勇气写信给你的时候已经到初春了,这么长的时间间隔好像只有头两封和之前一年都在外奔波的时候有过。
我很抱歉……也很愧疚。
他们说你的樱花树枯死是凶兆一定要挖走的时候,我很愤怒很悲伤,快而立之年的人了,却还像个十来岁的小子,差点冲过去大喊。可我什么都不能说,我快要气的背过气去了。
我最后还是没有留住你,小樱。现在那里空荡荡的,所有盘根错节都被挖了出来,然后重新填上土,一片平坦。
我觉得自己心里也有什么被挖走了。你不在了。你真的不在了。



第一百四十九封。
可我还是想给你写信,小樱,虽然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什么给你写信的理由了——不仅我不会寄出去这些信,这世上恐怕也已经不存在让我去信的你了啊。
我有点分不清这些信到底是我想让你看到,还是想让自己看的了。
但无论如何,有些事情还是一定要说,又只能说给你听的。
所以,让我把它们写给你看吧,好吗?



第四百二十八封。
又到了曼睩的生日,十五岁,她已经及笄了。除了出生时我们大人包办的那一套,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件真正重要的事。
这些年她长成了个很好的小姑娘……别笑话我,在我心里她是最好的,懒得找太多夸耀的词了,反正你一定会明白的。
竹儿还是很淘气,和他姐姐在院子里乱跑……有点像我和莓铃小时候,只不过曼睩大他很多。竹儿才六岁,淘气但是更聪明,已经开始和夫子学论语了,围棋也下得有门有道。
看着曼睩行及笄礼的时候我又想起你来了。你头发很短,有簪子也挽不成髻吧,七岁的小姑娘木之本樱,曼睩可都比你大了。



第四百三十七封。
今天那株从日本国海运来的樱花树苗已经栽下了,就在你原来的地方。看到它的时候我才真的觉得心里平静下来了,还有点兴奋和期待,这些在我身上快要消失了的东西。
这是寄托,小樱。它和我现在仍给你写的信一样,是寄托。
我会好好照顾它的,小樱,它会和你一样,长得高大,开花时极美。一定会的。



第四百六十四封。
它开花了,小樱,它开出了第一朵花。它现在还不高,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比我第一次见到你人形的感觉还要瘦小。花不高,我抬头就能看到。
樱花很美。小樱,樱花很美。



第七百一十封。
它现在长得很高了,小樱,我感觉差不多已经有你那么高了。才三年,长得真快。
这段时间我也变得啰嗦了吧?写的信都比得上之前十多年写的了。
今年樱花凋谢时的景象又比去年的更壮观了,不知道明年的会不会更美。
莓铃把花瓣收起来做了樱花酿,今天刚埋下地,就在樱花树下。这让我想起来了小时候和你尝花瓣,桃花的樱花的,我说樱花瓣更清甜时你那么得意的表情。
那时候的事,好像都变得特别近特别近了。



第八百七十五封。
今天我好像看到你了。
估计是想得太深出了幻觉吧。我又想起你怎么都不肯在樱花开时给我跳舞的事儿,然后想着想着就恍惚看到你在树下跳舞,樱花瓣纷纷扬扬的。
这棵樱花树很像你,小樱,很像很像。
我还是特别想你,比二十岁时你刚离开的时候更想念你。



第九百三十三封。
这大概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了,小樱。
今天,正好是四月初一,我终于又见到了你。
我曾经成千上万次想过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然后今天竟然就成真了。我在发现你,对,那一定是你,我在发现你从樱花树中出来的时候差点把茶水打翻。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你还小小的,话都说不清楚,也是七岁的模样,不过是货真价实的七岁小姑娘,没有那份成熟,很可爱。这时候你还很维护你哥哥,努力说着“小樱是只有哥哥才能叫的”,还很骄傲地给我指那株桃花。
我突然想哭,真的,小樱,尽管我已经快要到了知天命之年。你知道我走到你面前时在想什么吗?我想,太好了,今天是四月初一,而我穿了青色的长衫。你说过我穿这个颜色很好看。
太好了,小樱,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李小狼


-Fin-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