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奈_SetsueiChi

wb@梦奈_Ariasmine
墙头众多,没有手速,想到哪个写哪个。吃得比较杂,产的都很洁
DRRR/YOI/TERA/LOTR&TH/Free/CCS/战勇/家教/全职/Seer

【YOI/维勇】《秘而不宣》/09

【请假条】

要期末了,7.09之前恐怕没法保持周更了,只能看情况随机掉落_(:зゝ∠)_


现代职场AU,亚洲地区负责人维×日本子公司设计总监勇,有没什么存在感的身高操作

感觉你们都在哈哈哈上一章的结尾……迷茫.jpg。我看起来这么像要就此收手的人吗?

前排带亲友@苒栖 


09.


维克托渐渐转醒的时候,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推搡他的肩膀。起初他以为是马卡钦,但他很快就想起马卡钦已经不在了。


“唔……”他艰难地撑起了眼皮,看清了叫醒自己的人,“妈妈?有什么事情吗?”


胖乎乎的中年女人温和地笑了:“没事,只是看你睡得太久了,当心晚上睡不着觉。”


维克托听话地坐了起来,理了理身上乱成一团的日式浴衣,一双眼睛迷茫地看了看周围物品的摆设,才想起自己是在长谷津胜生家开的温泉旅馆里,吃过午饭就睡着了——而且是在大堂里呼呼大睡到下午四点;刚才把自己叫醒的女人是勇利的母亲胜生宽子……啊,糟了。


她会生气吗?儿子的前男友突然跑到店里、在大堂里放肆地睡了许久、还恬不知耻地喊了一声“妈妈”——那是在四年前、宽容的胜生一家出于照顾那个日语还不甚流利的外国青年的考量才容许的称呼。优子会给四年后的自己端上一杯完全没有加糖的酸涩的鲜榨柠檬汁,那么对宽子来说,容忍现在的自己作为一个客人出现在“乌托邦胜生”恐怕就是极限了吧?


也许是感觉到了身后的视线,宽子回过头来,神色温柔地嘱咐道:“刚睡醒的话不要马上去泡温泉哦。”


“好的……”维克托讷讷地应了一声,看着宽子在矮桌间忙碌的身影。妇人圆润的脸上是和气大方的笑容,将几桌客人都顾得很好。她似乎并不在意维克托的失言,不知是出于宽和的性格、还是因为维克托是“乌托邦胜生”的客人。


在维克托眼里,这家小小的温泉旅馆着实不负“乌托邦”之名——位于气候宜人的南方,就算是在冬季也不会太冷;散发着淡淡硫磺味的温泉让人通体舒畅,石头砌的温泉池壁略有些粗糙,后背靠上去时会有种安定闲适的感觉;炸猪排盖饭和名为“通往魔界的邀请”的酒是两大名产,所有旅客都应该点上一份,然后就会立刻爱上它们;这里还有很多让像他一样的外国旅客着迷的地方,比如木制的家具和别有韵致的和风装潢,便利舒适的榻榻米和冬日里贴心的暖桌……维克托曾在榻榻米和沙发之间难以取舍了许久,后来是暖桌把他的心牢牢地拴在了榻榻米上。


他活动着睡得僵硬的身体,感觉腰背处的骨骼关节咔咔作响。


 


勇利家的客房和客厅的性冷淡装修风格基本一致,但是深蓝色的元素更多,稍微比客厅的黑白灰好适应一点。


维克托翻了个身,身下床垫的软硬程度理所应当地处于乌托邦胜生大堂铺着的榻榻米和以前那个可以抱着勇利窝在里面的超大号懒人沙发之间。他在这张床垫上梦见了前者,又在这张床垫上不可抑制地想念起了后者。


他摸索着找到了手机,屏幕上亮起刺眼的白光,让他适应了很久才看清上面巨大的“02:46”字样。


胜生勇利真是个混蛋。


一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自说自话的混蛋。


把所有心思都藏起来不跟别人说的混蛋。


单方面宣布和他分手之后还用着一身他设计的行头混得风生水起的混蛋。


这可怎么办呢——我还是爱他呀。


维克托一条条数落着勇利的错处。泪水沾湿枕巾的时候,困意也一起涌来。他叼着被子一角,恍惚想起自己也应当自省。


对……他自己也是个混蛋。他混蛋的地方可比勇利多得多了,光是弄丢了勇利这一条就已经罄竹难书。


可是这样的话,勇利这个小混蛋就应该和自己这个老混蛋在一起嘛,两个人都不要再去祸害别人了……就算对方是和自己像得不得了的人,那人也不会比自己更适合勇利的——而且按照“27岁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标准找到的替代品,怎么可能比四年后的维克托更适合四年后的勇利呢?


 


第二天一早勇利带着维克托去西郡家时,穿着一身睡衣的西郡豪十分戒备地打量了维克托许久,最终也没有直接把钥匙交给两人、而是坚持自己也一同过去。


“……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给我们打电话,或者直接喊也行,楼上楼下的我们肯定能听到。”西郡豪在打开勇利邻居家的大门时憋出了这样一句——他家住在顶层,复式结构的房子给他们一家五口,尤其是三个好动的小姑娘,提供充足的活动空间;勇利的公寓就在西郡家下面一层,来往十分方便。


“那真是承蒙厚爱了,感激不尽——”维克托抢先接了这句没有指明对象的话,在西郡豪的瞪视下摆出了一副无辜的面孔——虽然在西郡豪眼里是完全是明晃晃写着“故意”两个大字的欠揍表情。


看着这一幕的勇利不由得想起了前一天晚上优子所说的“怕西郡豪看到某人会忍不住把他揍一顿”的话,无奈地承认了对方所言非虚。


勇利的邻居原本是一家三口住在这里,挑选的户型也比勇利住的要大一点;房间格局宽敞明亮,装潢时尚而不失温馨,阳台上还摆着几个花盆,可以说是相当符合维克托的设想的住宅。


“这样才有家的样子嘛——”把行李一件件搬过来、摆好洗漱用品并铺好床铺之后,维克托站在客厅里环视四周,满意地伸了个懒腰,“真是太谢谢啦,勇利。”


勇利看着站在阳光里朝自己微笑的银发男人,一瞬间有些失神。他眨眨眼,看着对方灿烂的笑容摇了摇头:“不用谢。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维克托拉住了他,“作为报答,今天中午我请勇利吃饭吧——勇利还没有尝过我的手艺吧?”


当然没有。四年前的你还从来都没有进过厨房,不算进去捣乱的次数的话。


勇利叹了口气,把手抽了回来:“这间屋子里的冰箱可还是空荡荡的呢。”


“现在时间还早,正好我们一起去买菜——”


“维克托。”


勇利打断了兴致勃勃的男人,语气冷淡地拒绝了对方提出的和尚未说出口的一切邀请:“不要这样了,没意思。”


——站在阳光里的维克托,站在业界顶端的维克托,会做饭的维克托,追求着“家”的感觉的维克托。


——都再也不会是他的维克托了。


-TBC-

评论(13)

热度(114)